當前位置:首頁 > 銀行 > 設置準備金計提上限將對銀行利潤及資本構成產生影響 > 正文

設置準備金計提上限將對銀行利潤及資本構成產生影響

導讀: 9月26日,財政部發布《金融企業財務規則(征求意見)》(以下簡稱《征求意見稿》),旨在適應金融體制改革和發展的深化,防范和化解金融風險,加強金融企業財務管理。征求意見的截止日

9月26日,財政部發布《金融企業財務規則(征求意見)》(以下簡稱《征求意見稿》),旨在適應金融體制改革和發展的深化,防范和化解金融風險,加強金融企業財務管理。征求意見的截止日期是10月26日。

大眾財經網

其中,在風險管理一章中,對銀行準備金上限有了新的規定。《征求意見稿》規定,金融企業應合理計提減值準備,并及時足額反映預期損失。但是,為了防止金融企業利用更多準備金隱瞞利潤,“原則上,金融企業的準備金不得超過國家規定的最低標準的2倍,如超過2倍,超過部分準備金應在年末恢復為未分配利潤進行分配”。這將對商業銀行的利潤形成、資產分類和資本構成產生一定的影響。

目前,監管規定只對撥備覆蓋率設定了下限。

商業銀行準備金(Reserve of commercial banks)也稱為準備金,是指銀行對承擔風險和損失的金融資產所做的準備金。它包括一般準備金、特別準備金(也稱為資產減值準備金)和特別準備金。撥備范圍包括資產負債表內外承擔信用風險的貸款和其他資產。準備金用于防止預期損失。充足的儲備可以減緩貸款損失造成的資本流失,是商業銀行預防和消化信貸損失的第一道防線。

其中,一般準備金是銀行用來彌補未確認的可能資產損失的準備金。專項準備金是指對貸款進行風險分類后,根據每筆貸款的損失程度彌補專項損失的準備金。富達人民銀行在《銀行貸款損失準備金指引》(銀發〔2002〕98號)中規定,一般準備金的年末余額應不低于年末貸款余額的1%,并應在稅后列支。專項儲備按貸款五級分類計提,利息類、次級類、可疑類和損失類貸款分別參照2%、25%、50%和100%計提,可波動20%。特殊準備需要計入成本。

特別準備金是指對某個國家、地區、行業或某類貸款風險的準備金。例如,銀監會要求商業銀行根據所在國家的風險水平,為非富達內地的國家風險敞口預留國家風險準備金。

為了提高商業銀行貸款損失準備金的動態性和前瞻性,富達保監會于2011年發布了《商業銀行貸款損失準備金管理辦法》,要求銀行按照取其高的原則,執行“貸款撥備率不低于2.5%、撥備覆蓋率不低于150%的監管標準,并進一步設定準備金整體水平的最低標準。由于這兩個標準之間存在一定的關系,據估計,當銀行不良率大于1.67%時,只要撥備覆蓋率達到150%,貸款撥備率就一定會達到2.5%的要求。近年來,各銀行,尤其是股份制銀行的不良貸款率增長迅速,普遍超過1.67%的水平,因此撥備覆蓋率指標越來越受到人們的關注。

從全球來看,富達銀行業的撥備覆蓋率相對較高。截至2019年6月底,富達商業銀行平均撥備覆蓋率為190.6%,高于國際平均水平。例如,匯豐銀行2018年底的撥備覆蓋率僅為65%,而星展銀行為92%。當然,更高的撥備水平并不意味著國內銀行更能抵御風險,這可能在很大程度上與不良貸款規模有關。

為督促商業銀行加強不良貸款處置,真實反映資產質量,同時適度放寬銀行規定,2018年初,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發布了《關于調整商業銀行貸款損失準備金監管要求的通知》(銀監發〔2018〕8號)。新規定規定,銀行可以根據貸款與貸款比率(逾期90天以上的貸款與不良貸款的比率)不同,實施不同的撥備覆蓋率監管標準。如果貸款超額比率低于100%,準備金覆蓋率的監管標準可降至120%。

從富達保監會和富達人民銀行的監管規定來看,商業銀行在實際撥備中仍有一定的靈活性,因為只設定了撥備覆蓋率的下限,而沒有設定上限。

一些經營狀況良好的銀行仍選擇不斷提高撥備覆蓋率,盡管監管允許銀行適度降低撥備覆蓋率。一方面,他們希望通過犧牲短期利潤以換取安全和增加風險緩解的厚度來應對未來可能出現的風險,同時向市場發出其風險抵御能力不斷增強的信號。另一方面,還有“彌補損失,調整利潤”的考慮。通過在利潤好的時候留出更多準備金來控制利潤,在利潤不好的時候減少準備金來釋放利潤,銀行的利潤不會波動太大。

設定上限應能充分估計銀行的風險。

如果銀行留出的準備金超過最低監管標準,那么它們抵御風險就沒有錯。但是,如果要調整利潤,就會對銀行真實財務狀況、納稅和股東分紅的披露造成一定的干擾。因此,《征求意見稿》規定了準備金的上限。

如果新規定得以實施,一些撥備覆蓋率較高的銀行的利潤將受到影響。從2019年銀行年報可以看出,大多數銀行都按照要求提高了貸款分類的準確性,貸款超額率基本下降到100%以下。理論上,這些銀行準備金覆蓋率的最低監管標準應該是120%。根據《征求意見稿》規定,準備金不得超過國家規定的最低標準的2倍,各銀行的準備金覆蓋率不得超過240%,超額部分恢復為未分配利潤。

根據35家上市銀行的數據,2019年中期報告中,有15家銀行撥備覆蓋率超過240%,其中有7家銀行撥備覆蓋率超過300%,分別是郵政儲蓄銀行(396%)、招商銀行(394%)、寧波銀行(522%)、南京銀行(415%)、上海銀行(334%)、青島農業銀行(308%)、常熟銀行(453%)。以招商銀行和寧波銀行為例。如果嚴格執行新的上限,根據計算,未分配利潤將增加20%-25%。

除了對利潤的影響外,由于商業銀行資產分類和資本構成的特殊性,《征求意見稿》的實施也會對商業銀行的風險抵消和資本管理產生一定的影響,這也需要綜合考慮。

首先,現有的撥備覆蓋率上限可能高估了銀行抵御風險的能力。

首先,在現有金融資產分類規則下,重組貸款的識別規則不夠明確。銀行在處理重組貸款時仍有某些業務空。一些重組貸款仍然以各種形式存在于正常貸款中。2019年4月30日,富達銀行業監督管理委員會發布了《金融資產分類管理暫行辦法征求意見稿》(以下簡稱《暫行辦法》),加強貸款識別規則的界定。如果嚴格遵守《暫行辦法》,預計銀行將需要將大量“重組”貸款從“正常”類別轉移到“關注”類別。因此,貸款質量的構成和后續減值應計將受到影響。

其次,《暫行辦法》要求銀行按照同樣的標準對資產負債表內外承擔信用風險的金融資產進行分類,并要求銀行通過自有資本投資資本管理計劃和資產支持型證券投資對基礎資產進行分類。如果分類標準嚴格適用于非貸款金融資產,銀行不良資產的比例將會增加。現有的貸款減值準備金是否能夠彌補這些資產的預期損失,仍然令人懷疑。

第三,撥備覆蓋率上限可能會改變資本充足率的結構。根據《貸款損失準備指引》,在根據《巴塞爾協議》相關原則計算銀行資本充足率時,銀行提取的一般準備金計入銀行二級資本。如果這部分減少到未分配利潤,股息后留存的部分將成為核心一級資本。雖然總資本不能增加,但能有效改善資本結構。

然而,在現行制度下,對撥備覆蓋率的限制對銀行稅收幾乎沒有直接影響。從稅收角度來看,撥備覆蓋率中的撥備包括一般風險撥備,一般風險撥備已經在稅后計提,因此即使恢復為未分配利潤,也不會影響納稅。其次,對于作為成本預留的專項準備金,根據現行規定,允許稅前扣除的貸款損失準備金不能超過相應貸款余額的1%。由于大部分銀行已預留超過1%的準備金,即使超額準備金減少,應付稅款也不會受到影響。

新規則對銀行股息的影響并不明顯。在實踐中,監管往往對銀行的股利政策有一定的要求,因為銀行稅后利潤是內生資本補充的最重要來源。過度股利會削弱銀行的資本積累能力,影響銀行的長期穩定發展。

另一方面,設定撥備覆蓋率上限將影響銀行平滑利潤的能力。過去,銀行通過提高撥備覆蓋率來降低當期利潤,并在隨后幾年逐步放開撥備覆蓋率。未來,如果對撥備覆蓋率設定上限,銀行當前的利潤和股息可能會在短期內增加,但其未來業績將受到影響。從市值管理的角度來看,這可能會增加銀行股價的波動。

基于以上分析,建議財政部根據商業銀行的特點組織相關銀行進行進一步的針對性計算,為進一步完善規則提供有效依據。

最新動態
?
湖北30选5几点开奖 彩乐乐广东十一选五 极速时时彩有官方的吗 全球指数手机 河南块481二百期开奖结果 甘肃11选5任五遗漏丶 重庆时时人工计划下载 孙阿姨炒股记 国际开户自助领取彩金 网上股票配资平台安全吗 排列三和值尾走势图 股票指数怎么计算的加权法综合法 通傅娱乐官网多元化老虎机 佳永配资到底靠谱吗? 急速赛车彩票是哪里的 澳大利亚普通股票指数 全天重庆彩计划五星